疫情下的学校教育:冷暖自知、危与机并存

疫情下的学校教育:冷暖自知、危与机并存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钟书毓新冠疫情,让如期返校成为大多数学生遥不可及的目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警示,全球有91%的学生受到国家封锁的影响,有一半的学生无法在校只能在家,已有超过191个国家与地区实施了全国范围的停课,还有数国实施了局部停课,以预防或遏制新冠肺炎疫情。与此同时,世界各国正在采取行动,利用远程学习方案填补学业的空白。网课教育顺势推出,解决了许多学生的上课问题,但同时,又有许多附加困难就此放大。网课教育全球大同,但因地制宜最先开始进行线上学习的,是近2亿的中国中小学生。国内疫情刚开始的时候,1月29日,教育部宣布拟于2月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以部编教材及各地使用较多的教材版本为基础,向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提供网络点播课程。同时,考虑到部分农村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无网络或网速慢等情况,教育部安排中国教育电视台通过电视频道播出有关课程和资源,解决这些地区学生在家学习问题。在中国“停课不停学”近1个月的实践后,也因新冠疫情的全球大爆发,世界各国政府和学校开始部署远程学习方案。为了减少对教学进度的影响,新西兰在3月底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后,开始利用网课来推进教育。但研究发现,即使在新西兰,也有8万个家庭无法上网,多达14.5万个孩子无法学习。因此,新西兰政府进行了互联网线路的开发和电子终端的免费配送,并同中国一样,安排了电视频道进行辅助。并且在那些上网困难的地区,政府也摸索如何利用卫星改善通讯环境,使几百名儿童能正常连接网络,顺利上课。韩国近400万名学生于4月16日开始上网课,此前也有部分毕业年级的学生提前“试水”。据NHK新闻报道,韩国教育部和专门从事教育的公共广播电台EBS教育台进行合作,从3月至4月在电视上播放课程,并同时在互联网上同步放出。(图说:韩国EBS教育台上的课程画面 图源/NHK)为了能同时播放这些课程,韩国电视台还准备了10个专用演播室。此外,韩国教育部在其负责的一个相关网站上,免费提供数字教科书和视频教材。而在非洲中东部地区的卢旺达,电子学习平台需求激增,由此也带来了互联网连接问题。“为了解决公平问题,我们实施了宽带免费政策,让家长们无需付费。”卢旺达教育委员会信息和通信技术教育应用部部长尼伊扎姆维伊蒂拉称,“我们还使用线上平台、电台和电视等不同工具,进行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科目的教学。”(图说:塞拉利昂的一位学生利用收音机来听政府专门设置的教育电台进行学习 图源/Web24)在发展线上授课的同时,一些地区也采取互联网手段维系师生以及学校的关联。哥斯达黎加利用社交网络向学生和家长发送每日阅读计划;而在秘鲁,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将课程内容翻译成了10种土著语言,并编写了关于教育的社会情感层面的材料,以减轻学习者的孤独感。地区条件不平衡,阻碍并存虽然线上授课很大程度上拯救了新冠疫情下的“教育缺失”,但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利的,这一“理想模型”在一些国家和地区,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困难。像很多国家一样,菲律宾也引入了网课教学,但由于菲律宾的互联网普及率低,想让所有停课的学生都正常享受网课,显然是有点困难的。因此,菲律宾的几个大学生团体甚至发起了一项名为“停止在线课程”的运动。他们向政府机构发出了一份申请表,认为网络课程给贫困的学生和老师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一些家里没有网络连接的学生最开始尝试去网吧上课,但在疫情扩散后,菲律宾的网吧也被要求关闭,这使得很多孩子被迫处于停课停学的状态。贫困学生连网课也无法参加,这将进一步扩大菲律宾已然存在的教育差距。人越穷,受教育的机会就越少。在大学生们的呼吁下,菲律宾政府对所有的高等教育机关下达指示,要求重新审视在线教育,研究有没有替代的方法。贫富差距也是影响在线教育普及的阻碍之一,在美国洛杉矶一些贫苦地区,有许多孩子家中没有平板电脑,为了使这部分孩子能跟上网课节奏,洛杉矶教育委员会已为贫困家庭分发平板电脑并免费提供互联网服务。据美媒报道,在纽约市,大约75%的公立学校学生被归为低收入,纽约市教育局需每天为这些儿童提供三顿免费餐点。在学校关闭后,低收入家庭就会因此错过免费的学校膳食,家庭开销进一步增加,让这些贫困家庭身上的担子更重了。线上教育开启后,“家校合作”也成为继续教育需要承担的部分,但在各地的单亲或贫困家庭中,有许多家长没办法配合学校派发的任务。家庭生活压力让他们必须到岗工作,“无法在家”的状况使他们在孩子的学习督导中“缺位”。即使在家工作的父母,也没那么多闲暇时间,疫情环境下,父母需要陪同协助孩子们学习,很多人认为,这种将学校责任转交到家长身上的方式,成为了新的家庭负担。法国教育界近期也碰到了问题,学校在停课后,就与不少学生失去了联系,而他们的家长也不肯积极配合让学生参与网络课程。同样,在一些不能上网课的地区,教育差距也将不断扩大,因此,法国政府此前宣布,将从5月11日起回校复课。然而该决定一出,各方批评纷至沓来。据《世界报》报道,在大巴黎地区,有300多名官员联合上报,认为国家在5月11日复课“不现实且无法实现”,这使政府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疫情冲击,带来的是危机还是转机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世界各国的教育机制与进度纷纷被打乱。有超过15亿儿童和青少年的学业与教育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教育系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学校关闭、线下授课被叫停、外出有风险,如此环境下,网络授课本应是最好的“应急方案”。疫情让不少地区能正视教育系统中的“疏漏”,那些低收入家庭以及农村地区的学生问题被放大,多数家庭缺乏互联网或是电子设备,为应对此类担忧,一些机构或政府通过将无线互联网热点范围扩大,改善网络环境等,为这些家庭的受教育之路开坯扩张。(图源/Outlook)“我们过去10天在数字和远程教育方面取得的进步比过去10年更大。毫无疑问,这场危机将改变我们对未来教育供给的思考方式。”埃及教育部部长绍基如此评价他们在此情况下的改变。针对各国特有的问题,部分地区政府也在努力。自2月底日本中小学逐步停课以来,目前90%以上的大中小学仍处于停课状态。而日本的教育制度与经济制度相互配套,均从4月1日开始新年度。但是,今年的情况不同以往,很多新入学、升学的学生尚未报到。(图说:2月底,学生们参加大学入学考试时戴着口罩 图源/日本共同社)因此,一些国会议员和地方官员围绕新学年能否从9月1日开始,展开了广泛讨论。教育改革与经济社会发展如何配套,再次摆上议程。安倍晋三也对此表示:“调整教育制度,不仅对学生家长,甚至对社会也将带来重大影响,需要慎重研究。”不少国家的学校教师也正努力使教学变得便捷与简单,并加强与学生之间的交流。本着这种精神,部分院校还放宽了他们的评分政策,在监督学生好好学习的同时,不为他们增添多余的麻烦。但对于多数家长而言,如何保证停课期间孩子的身心健康、学业进度及感染扩散的预防,也是当下必须要考虑的方面。很多人关心,疫情下的网课,是否会增加家庭的经济负担,也是否会影响毕业生的毕业乃至就业计划。也有专家认为,校园是社会活动与互动的中心之一,在学校关闭期间,许多学生会错过对他们学习和发展都非常重要的社会联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此前安抚各界人士,认为这是重新思考教育方式、扩大远程学习,让教育系统更具弹性、开放性和创新性的机会。但也有官员认为,学校这一公共设施在社会中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教育在社会发展中扮演着相对“平等”的角色,当学校关闭,社会上不平等的现象就会更加严重。有专家预测,随着学校提供的监督和服务的下降,虐待儿童的事件也将会逐步增加。日本千叶大学教育部的藤川教授指出,在此阶段,我们需要“不惧怕失败”地对待在线教育,并拿出适当的补救措施,以确保这一数字化的方式不至于导致教育差距,进而导致机会差距。然而机会的差距对部分学生来说,是自始至终已然存在的。本可以通过学校教育来改善不平衡,在这突如其来又气势凶猛的疫情下,它已无法为这部分学生“保驾护航”。网络教学能暂时性弥补部分教育的缺失,却无法拯救所有的危机。在疫情成功消散前,教育的“危”与“机”如何把控,必然是当下需迫切解决的一大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